愛爾蘭為何對里斯本條約說’不’

 

歐洲國家雖然組成歐盟, 但只要牽涉更動主權 (諸如歐盟憲法), 多數歐洲百姓都希望能夠以公投表達自己的心聲. 馬先生府在被蔡英文抨擊之後說:’台灣透過民主選舉選出立委、總統,難道不是由台灣人民決定台灣前途,民進黨的訴求如果能獲得人民認同,選舉就不會大輸了。這種言論根本是詭辯. 歐洲這些國家都是民選自己的國家級民代跟國家領袖, 但一碰到跟國家主權都要公投, 行使直接民權來決定自己的未來.

 

里斯本條約是個歐盟的修正條約, 主要意在取代2005年遭荷蘭公投否決的歐盟憲法草案’, 其中牽涉到歐盟組織的改變. 既然跟歐洲憲草有關, 主權的討論難免, 所以歐洲多國平民希望公投. 比較遺憾的是, 各國政府並沒有舉行公投. 整個歐洲只有愛爾蘭因為憲法明文規定, 只要涉及憲法更動的事就必須公投, 所以才有辦如果不是公投, 愛爾蘭的政府是支持里斯本條約的, 一定會同意.

 

英國人民也希望公投, 但現任首相布朗決定不舉辦公投. 他的理由是這個條約不是完整的憲草, 所以不涉及憲政改變跟主權. 他的支持度跟滿意度他上任後有七成, 英國民眾之前普遍還是一直相信他的治國能力. 但經過幾件事之後, 他的支持度終究掉到最大反對黨魁之下, 而重挫他聲望的交叉點就出現在他決定不辦里斯本條約公投之後. 顯然英國人對國家主權的重視高於一切, 即使工黨當初是自己選的執政黨, 也不能就因此放任執政黨對主權議題全權處置. 種種民調顯示多數人希望對里斯本條約公投, 並對自己直接民權被剝奪非常不滿, 可惜今年的大選, 某些台灣人對叫自己放棄行使直接民權的政黨一點戒心也沒有.

 

話說回愛爾蘭, 愛爾蘭是親歐的. 他們過去被英國佔領統治, 約一百年前才在數次流血革命後建國, 所以對英國自然沒好感. 愛爾蘭接受歐盟很多資助, 加上本國低貨物稅等等明智的財經政策, 把自己從70年代歐洲最窮的國家之一, 提升到先進國家的水準, 把首都都柏林從一個第三世界國家水準的城市, 變成一個具有風情的大都會. 許多人稱之為愛爾蘭奇蹟’. 愛爾蘭民間普遍把歐洲視為大英帝國這個屠夫之外的一個救援勢力. 歐洲民間也因為傳統上對英國的不信任, 以及近年來不喜歡英國對歐盟若即若離的懷疑態度, 因而對一向支持歐盟, 親近歐盟的愛爾蘭更有份同情跟友好的感覺.

 

在愛爾蘭知道要舉行公投之後, 政府, 財團跟主要媒體是支持里斯本條約的Yes陣營, 以現任首相Brian Cowen為首. 而大小反對黨則組成了No陣營, Declan Ganley為首. Brian Cowen在公投前幾個禮拜才上任, 整個競選陣營倉皇成軍. 所以在要公投前的四個禮拜前才開始競選活動. 但反對陣營則早有準備, 早已攻佔主要議題, 造成政府Yes陣營一開始只能採取守勢. 而且政府可能因為愛爾蘭對歐盟的好感, 與首相Brian Cowen的高民意支持度這兩點而有點輕忽.

 

一般人普遍認為政府主導的Yes競選訴求不明確, 競選標語很乏味. 例如: ‘里斯本: 對愛爾蘭好; 對歐洲也好 (Lisbon: Good for Ireland; Good for Europe)’, ‘投下贊成票把歐洲變的更好 (Vote Yes – Lets Make Europe Work Better)‘. 百分之五十七投贊成票的人也覺得No陣營的競選訴求比較鮮明. 選民普遍認為Yes陣營一直告訴大家里斯本條約會讓他們的未來更好, 卻沒辦法明確告訴大家到底什麼會變好, 沒有給大家一個清楚的願景. 同時讓人民產生情緒的是, 政府跟財團領袖一直強調愛爾蘭過去受了歐盟多少照顧, 卻不提愛爾蘭自己本身的財經政策跟努力, 聽起來彷彿愛爾蘭不支持里斯本條約就虧欠歐盟, 愛爾蘭應該對歐盟表現卑微似的.

 

讓人感覺更糟的是, 這些領袖同時也開口閉口說會投反對票的人是根本不了解里斯本條約, 好像自己比較行. 事實上, 條約本文一共有287頁長, 非常複雜, 幾乎沒人會去細看. 但卻沒有人深入對選民分析解釋里斯本條約要大家支持條約的重要人物自己也說沒有細讀過這個條約. 所以結果是, 不管投贊成或反對的可能都沒有真正了解這個條約. 造成很多選民覺得Yes團隊認為自己高人一等, 才會什麼都沒有說明, 自己也沒有看過條約, 卻跟大家說只要聽他們的就對了. 在這種氣氛下, 最致命的一擊來自歐盟總統與法國外長幫的倒忙. 歐盟總統說: ‘如果這條約被否決, 大家都必須付出代價, 包括愛爾蘭在內‘. 法國外長則在公投前幾天說: ‘這個條約如果被否決, 愛爾蘭將成為這個條約受阻的第一個受害者’. 愛爾蘭過去被外來政府佔領統治, 所以對這種大國的恫嚇很不能忍受, 絕對強烈的反彈. 再者, 愛爾蘭過去勞工階級居多. 他們當初受到雙重剝削, 所以很多人支持社會主義, 不能忍受中產階級的傲慢. 所以最後不少本來要投贊成的人就是衝著那些聽來傲慢鴨霸的話而投下反對票.

 

反觀No陣營, 他們對里斯本條約解釋的正確性不談, 他們的競選語言是精心挑選. 最經典的一句是:‘過去有人為了爭取你所享受的自由而喪命, 不要就這樣輕易放棄 (People died for your freedom. Don’t throw it away.)不管其他訴求是什麼, 這句話完全講到愛爾蘭人的心裡, 因為流血建國的記憶猶新. 另一個關鍵思考是, 很多投反對票的人認為, 既然在公投前無法充分了解這個條約, 而這個條約又可能影響主權, 那公投日那天就先說再說.

 

有人認為里斯本條約並不如民眾認為的有那麼多妨礙, 反對陣營的主張不盡正確. 他們認為這條約不妨礙愛爾蘭現有的墮胎法, 不干預稅務, 也不會改變愛爾蘭的中立立場, 不會強制愛爾蘭為歐盟出兵. 但公投後一項大型民調顯示, 上述議題對投票行為的影響有限, 愛爾蘭人最不能接受的是, 里斯本條約把委員會席次從27個減成18, 愛爾蘭這樣的小國便失去席次. 對他們來說, 國家前途與內政操縱在他們看不見的集團手裡是最難以接受的. Yes陣營最主要的錯誤在於誤判民意, 不察民心. 無論如何, 現在的結果是里斯本條約至少暫時不能實施(只要有一國反對就不能通過).

 

當大家對這樣的小蝦米對抗大鯨魚的故事津津樂道時, 英國首相表達尊重法律, 不會施壓. 但歐盟的兩根支柱, 德國跟法國立刻強力要求愛爾蘭重新公投, 而且表達希望這次能夠通過. 不管愛爾蘭接不接受重新公投, 德法的作為被認為是在以大壓小. 法國其實希望其餘二十六國能夠不管愛爾蘭的公投結果, 執行里斯本條約, 把愛爾蘭排除在外. 有趣的是, 又是另一個小國, 捷克, 堅決反對才作罷. 所以國家之大小跟相對強弱不見得重要, 本身的堅定意志, 配合上明智的判斷跟處理手腕就可能讓結果不同. 對愛爾蘭來說, 百分之八十的人還是認為他們的未來應該放眼在歐洲, 未來如果能夠合理的解決他們對主權的疑慮, 結果還是可能翻轉. 但不管結果如何, 那都是愛爾蘭人民自己的抉擇. 同樣的, 台灣雖然是個小國, 但仍有自己的優勢與籌碼. 如果能夠了解自己的優勢, 有堅定的意志, 細膩明智的處理主權問題, 等待最佳的時機, 並不是注定就要被併吞.

廣告
本篇發表於 政治評論 並標籤為 , ,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3 Responses to 愛爾蘭為何對里斯本條約說’不’

  1. green 2012 說道:

    馬先生府在被蔡英文抨擊之後說: 台灣透過民主選舉選出立委、總統,難道不是由台灣人民決定台灣前途,民進黨的訴求如果能獲得人民認同,選舉就不會大輸了。
    ~~~~~~~~~~~~~~~~~~~~~~~~~~~~~~~~~~~~~~~~~~~~~~~~~~~~~~~~~~~~~~~~~~~~~~~~~~~~~~~
    比照馬腐這種說法,陳水扁2000年/2004年二次當選總統時,也是由台灣人民決定台灣前途,當時就可以宣佈台灣獨立建國了。 獨立或統一都是應該由2300萬人民決定,馬也曾是這樣公開宣傳,難道這也是馬欺騙選票的手法?
    愛爾蘭是不是贊同里斯本條約,其問題都沒有台灣與中國統一的嚴重性,台灣是民主自由國家,中國是共產極權,是二個完全不同體制的國家,這不是用「一國兩制」騙台灣就可以解決問題,既然是「兩制」就表示「合不來」,為何要勉強合在一起? 無論如何,一邊一國是最好的解決方式;在全世界都贊成「民主自決」的時代,台灣不應該屈服於中國的野心之下。
    支那黨不值得信賴,台灣人要堅持有自己的抉擇。

  2. 稔青 說道:

    綠兄說的沒有錯. 如果先生府這種話成立, 那阿扁八年前就應該宣布獨立.

    愛爾蘭如果接受里斯本條約當然沒有台灣接受中國嚴重. 但我po這篇文的用意之一就是要講, 即使是跟其他同樣民主的國家組成聯盟, 交出自己主權的一部份(不是全部), 歐洲大部份的人都不願意, 就連受歐盟經濟照顧的小國也不願意, 因此希望台灣人能更有主權意識.

    而且值得注意的是, 雖然是民主體制, 掌握歐盟權力的大國一直對愛爾蘭的政府跟民間施壓, 要愛爾蘭通過公投. 在這種壓力下, 愛爾蘭人就展現不願意受壓迫的意志給他們看. 台灣在96年跟2000年的總統大選, 因為不爽中國的威脅, 反而給李前總統跟陳前總統更多票, 表現出一樣的反抗行為. 但說到主權堅持跟公投, 台灣人還需要加油. 尤其是現在中國的手段更陰, 放棄齜牙咧嘴的恐嚇, 改用裡應外合, 化身笑面虎. 台灣人能不能看穿這種奧步, 能不能展現不受壓迫, 不受騙的意志?

    最主要一個重點就是, 不管接不接受里斯本, 那都是愛爾蘭人自己做的選擇. 台灣前途也應該是自己的選擇.

  3. green 2012 說道:

    馬蕭陣營在316登半版廣告~龍飛鳳舞的粗黑行書~即提過:〔台灣的前途由全體台灣人民決定!〕

    馬蕭的競選存著先騙到手再說的心態,九流政府什麼都跳票,「馬上就好」又改為「馬上漸漸好」,許多融資買股票已經被斷頭出場,根本就是「馬上死」,以做不到的政見騙選票是在詐騙民主,謝長廷認為亂開支票的競選應該重來。

    愛爾蘭人因不願意交出部份主權,而舉辦公投否決里斯本條約,台灣的九流集團反公投,無視「補正公投法」的呼籲,公投法毫無實際作用,等於剝奪了台灣前途由人民決定的權利,台灣人應該學習愛爾蘭人展現出不願意受壓迫的意志,護衛台灣的主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