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謝長廷先生提中間路線的雜想 (I)

自從謝長廷先生提出民進黨可否往中間移動, 讓台聯佔據深綠, 不要重蹈民進黨與台聯廝殺的觀點, 惹怒不少支持者. 我想到2001年謝先生做黨主席不就曾帶民進黨往中間移動, 與台聯合作, 讓台聯佔住深綠? 當時綠營版圖最大化, 因為國會席次達到史上最多. 有人說, 當時民進黨執政, 社會氣氛不同. 這是沒錯的. 重點是, 當初有執政優勢, 為何手法粗糙, 沒有勇氣守住中間? 為何要回頭跟台聯搶深綠, 甚至同意這種夾殺小黨的選制?

最近看一本算是對英國新工黨評論我覺得最平衡的一本書 – Whatever it takes. 英國算自然右傾的社會. 工黨97年能執政, 一口氣13年, 大家熟知的是Tony Blair的魅力, 與新中間路線. 若沒有模糊掉左右, 往中間移, 不可能執政, 還得到那麼多席次. 但這’中間’是靠誰設計操盤的? 其實是內心真的中間偏左的影子財相Gordon Brown. Blair本身沒有什麼中心思想, 學識內涵不能跟Brown相比, 有資訊不充足就草率做決定的傾向. 但他做人比Brown好, 對眾人體貼有禮.

當時為了不引起大眾對工黨的不信任, Brown相當堅忍, 為了黨能取得執政改革的機會, 個人願意付出高昂的代價. 從黨內最有希望接班的耀眼政治明星, 變的人緣很差. 當94年原黨魁John Smith猝逝, 他只能眼睜睜看著Blair當黨魁. Brown當時的期望是, 先取得執政, 有很大的民意支持時, 就方便進行改革, 把英國帶向更平衡的社會. 2003年時本來機會來了, Brown很慎重的準備改革國家醫療系統, 經過專家仔細計算研究, 擬定預算與計劃. 但毀掉這次機會的卻是Blair. 因為Blair與Brown關係裂痕嚴重, Blair想借機告訴Brown到底誰才是首相. 也因為Blair執意進軍伊拉克, 人民很反感, 所以他想回頭爭取原先支持他的群眾, 不敢放手改革.

我不排斥民進黨討論往中間移動, 看要怎麼個移法. 因為他以前似乎就曾嘗試過, 且成效不錯, 只是當時沒有明說. 要移開傳統支持者是困難的, 需要勇氣, 沒膽識的不會輕易嘗試, 因為新的支持者是相對不穩定的一群, 傳統支持者又有一堆會聽到風聲(甚至謠言)就開槍. 沒有定見與遠見的政治人物最後出事了, 惹麻煩了, 往往就會回頭擁抱自己熟悉的族群.

這幾天看不少人用惡毒字眼罵謝先生, 什麼都出籠了. 暫且不論是否了解或同意他主張. 講其他事之前先退幾步, 用膝蓋想一下: 如果靜靜的吃之前存下來的政治老本 (高雄奇蹟國際肯定, 綠營無人超越), 支持者也夠多了. 四平八穩, 不得罪人的話誰不會說? 尤其是從政幾十年的人. 他有賢妻, 兒孫, 好友, 田園. 若非想替台灣找出路, 安穩享福就好, 何必這時候出來討罵?

後記: 有人說, 這種為台灣好的邏輯套用國民黨某些促統高層也行. 這有個前提: 謝先生與中國沒有利益關係, 利害牽扯. 提這種主張, 看綠營的反應, 更是萬箭穿心, 我是很難認為他是為了好處而提出這樣的觀點.

廣告
本篇發表於 Uncategorized 並標籤為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