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名建國之後呢?

曾經跟某個台派的朋友交換過許多對台灣想法,但跟他的一段不愉快,讓我再次深刻思考「綠」或者「台」的意義是什麼?

爭執過程中,這位朋友往往沒有回答我的問題,也不認為有說錯什麼或者冒犯到我,只是一直強調他都是「無心」或「無意」的,叫我不要誤會。為了講贏,過程中說出了些我認為是羞辱的話,卻一再強調,我們只是「對事情的看法不同」,他無意冒犯。知道我不高興,他急於平息我的怒氣,卻沒有承認自己有任何的不妥,給的回應是:「你很聰明,所以都能找的到一些我看不到的事情。」當時已不想告訴他,他每句話的意思我都懂,沒有誤會,我只是不接受他的說法而已;而且無心的傷害別人也會痛,無心造成的也不能迴避。

當劉憶如說他或他的單位在宇昌抹黑案的行為是無心,藉此把責任推得一乾二淨,我就想到這位過去的朋友。想到明明是把別人當人看,汙辱到別人,道歉時卻說「如果有人感到不舒服」這類事件,我也會想到這位仁兄。

解構這段爭執,回想各路網友留言,發現「藍」與「綠」的分別也許沒那麼大,要統與要獨的人本質與思考模式相近者不少。很多人口口聲聲支持人權,高喊民主自由,但到處辱罵某某人當初「提拔」的人不知「報恩」,透露出的其實是封建思維,只是遵從的對象不同罷了。只要有人有不同的意見或做法,就可以人身攻擊,甚至不惜造謠抹黑,出言詛咒。有人公開說獨立建國是不可能的不講,卻用十倍百倍的狠勁去摧毀一個講憲法共識的人,出發點到底是為了捍衛理想,還是雙重標準,黨同伐異,甚至鞏固利益?口口聲聲說自己支持的是「價值」時,到底是為了「價值」,還是自己陣營的待遇?這些大家可以斟酌。

想的再遠一點,台灣真的建國或正名之後,會是什麼樣的國家?那些遇事就用「無心之過」逃避的,抱著封建思想,或是疑神疑鬼、尖酸苛薄的人掌了權,能建立出一個比較進步幸福的國家嗎?獨裁國家名義上也是主權獨立的國家。想擺脫中國,確實要有自己的文化。想擺脫中國文化,應該不只限於語言、文字、制度,也包括基本的思維模式與人格素養。思維與人格相近,對方要操弄我們,拉低我們的水準就更容易。就算沒有被統,自己建出來的也很可能是個本質上與他們很相近的國家。

對那段爭執我已沒有怒氣,但也不想與對方重拾友誼。我衷心祝福他能交到更好的朋友。其實我知道他算是個善良的人,我也知道自己可以不必這樣固執。但當「不滿」被推過了臨界點,變成「反感」後,即使反感不再,也很難回到過去的好感了。套個鶴明大哥常用的句型:我講的是友誼,也是政治。

廣告
本篇發表於 Uncategorized。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