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貼: 聆聽陳師孟演講─「台灣往何處去」

 

Author: LYON, September 12th, 2008

 

八月十七日禮拜天下午,我前去New JerseyGrace Taiwanese Presbyterian Church聆聽陳師孟教授的最後一場政治演講

 

陳成長於國民黨權貴家庭,對國民黨以及外省權貴的心態知之甚詳。陳自1991年加入民進黨,今年總統大選後輔助辜寬敏先生競選黨主席,隨著辜的競選失敗,陳自忖台派團結的良機已失,於是選擇從政治圈中退隱,17年來為台灣政治的付出在這場最後的演講劃下句點。他表示,以後不會再發表任何與政治相關的演說。

 

陳教授流利的台語演講生動活潑,可惜我當天忘了帶紙筆,大腦塞不下他的妙語和笑話,僅以記憶所及將主要內容摘錄如下,並且盡量保留 教授的用詞和口語敘述,不加個人的詮釋。

 

白色教堂裡座無虛席,我坐在最後一排,舉目望去,盡是「灰」壓壓的一片,我可能是唯一不滿三十歲的聽眾。年輕留學生沒有黑名單的恐懼,但是也沒有關心台灣主權和政治的熱忱。老兵不死,只是逐漸凋零,接棒的年輕人,你們在哪裡?

 

 

中國國民黨符合極權政權六大特質當中的前四項(黨產 / 一言堂 / 媒體控制 / 軍隊 / 經濟控制 / 祕密審查制度像是警總),只有經濟控制(但是藍色財團和國營事業還在,例如張X謀曹X誠這次總統大選捐N億給國民黨)和祕密審查制度(現在比較不用擔心了)沒有符合。

 

中國國民黨在各方面的表現是小人耍奧步。根據經濟學的【次佳理論 (The Second Theory)】,如果對方是小人在拳擊手套裡面藏小刀,你卻要維持君子風度,那就是你死掉,這是最慘的;次佳的方式是你也在拳擊手套裡面藏小刀,那至少還能維持公平;當然最佳狀況是兩方都是君子。中國國民黨絕對不是在選舉,中國國民黨是在鬥爭,我們如果把他當君子就只有最慘的死路一條。

 

有的人認為民進黨過去有辦法逼迫中國國民黨解除戒嚴、廢止萬年國代、開放報禁、開放集會結社自由、開放言論自由、廢止動員戡亂時期法、開放總統直選、廢止刑法第100條,為什麼現在民進黨對於中國國民黨好像使不上力。有這種想法的人對於中國國民黨認識還不夠深;中國國民黨當初鬆綁並不是來自於民進黨的壓力,而是國際社會給的壓力,尤其是江南案,陳文成案鬧得很大,所以中國國民黨不得不回應國際壓力。但是鬆綁的項目和時間其實完全掌握在中國國民黨手中。是中國國民黨自己知道「反攻無望」,所以不得不開放一些權利給台灣人民,絕對不是為了回應民進黨的要求。

 

台灣要做的不是政黨輪替,台灣也從未發生過政黨輪替(因為政黨輪替只出現在成熟民主國家中正常競爭的黨派)。今年中國國民黨重新拿回政權並不叫作政黨輪替,政黨輪替是指成熟民主國家正常的黨派之間的替換,中國國民黨不是正常黨派,所以台灣尚未發生政黨輪替。台灣的情形叫作「極權復辟」。台灣目前就是在第一次轉型正義(民進黨執政)之後,於今年三月被中國國民黨極權復辟成功。

 

學者 Samuel P. Huntington1993年出的書『The Third Wave: Democratization in the Late 20th Century』中提出很多民主國家初建立之後都受到舊勢力的反撲(reverse),這種現象尤其容易出現在第三波民主國家中,可以說是第三波民主國家的特色。第一波是指一次世界大戰之前建立的民主國家,第二波是指被帝國主義殖民之後的殖民地獨立建國,第三波是指脫離俄共控制之後建立的國家。台灣被歸類於第三波(脫離國民黨獨裁統治),第三波民主國家特別容易受到舊勢力復辟的威脅。

 

阿扁性格以和為貴,認為「我敬對方十分,對方沒有回敬我四分至少也會有三分」,因此誠心誠意招攬前中國國民黨官員在綠色執政之後當官,希望尋求和解,這叫作「引狼入室」。這樣的做法在第三波民主國家中都讓極權政權找到機會復辟。

 

至於蔡英文主席說我們要當一個理性的在野黨,這是大錯特錯,中國國民黨不是民進黨的競爭者,而是敵人。與敵人之間不是你死就是我活,只有敵人死了我們才有活路。

 

阿扁應該要在甫上任就推動轉型正義,讓人民知道之前中國國民黨的所作所為都是違憲違法的,這樣人民才會知道轉型正義的重要,但是阿扁竟然拖到7年半才做,人民根本不知道轉型正義的真正意義了,還被攻擊成選舉手段。公投也是,最後才弄出一個入聯公投,但是之前完全沒有做國民教育和社會宣導,人民根本不懂公投的意義,所以讓國民黨隨便拿一個返聯公投來打,人民根本也不了解後果阿扁政權的政策沒有經過小組規劃、發佈政策前沒有作好協調、民進黨內部的渙散、不團結… 這些都是民進黨沒辦法好好施政、沒辦法感動人民的原因。

 

無論以前還是現在,中國國民黨從來沒有考慮過民進黨在正常國家決議文中提出的五大訴求(台灣獨立建國的必要條件):正名、制憲、討國民黨黨產、公投、入聯。可以讓步的,中國國民黨在80年代末期和90年代初期都已經開放了。剩下這五點是不可能讓步的。尤其是國民黨藉著民主程序再度執政,已經是無法妥協的鐵板一塊。也因此,台灣如果要實現以上那五個願望,唯有打倒中國國民黨。

 

台灣需要的是第二次轉型正義,徹底打倒中國國民黨。台灣想要有未來,一定要消滅中國國民黨。台灣要做的是完完全全消滅中國國民黨在台灣的所有勢力,完完全全消滅掉中國國民黨這個黨、這種黨國思想以及各種遺毒,台灣才會有希望。只要一日不消滅中國國民黨,台灣就不可能有明天。

 

而打倒中國國民黨不能靠選舉。也就是說並非下次我們在縣市長選舉中贏回來、立法院佔多數、或是贏得總統選舉就算了。如果目標只是這些,那麼台灣永遠無法變成正常的民主國家。

 

如果830遊行抗議只是以「經濟」為訴求,讓經濟成為此後評斷政績的唯一標準,那就與三月敗選時的心態有太大的差距。換句話說,如果以後經濟變好了,那麼人民又會覺得中國國民黨很不錯,又繼續支持馬英九,這麼一來,台灣的獨立和建國將會變成口號。而獨立和建國是台灣人邁向幸福最要緊的兩個要素,一旦變成口號,就會淪為像「反共復國」、「殺朱拔毛」一樣沒有意義的呼喊,如果沒有人在乎獨立建國的意義和影響,那麼也永遠別想獨立建國了。

 

打倒中國國民黨的三個方法:

 

1.  向監察院提出聲討中國國民黨黨產

2.  請求大法官釋憲,對於過去透過充公侵佔等等手段所得到的【合(國民黨家)法】資產還歸於民很多拿了好處的人辯解他的所得是中國國民黨合法贈與的,然而,中國國民黨取得資產的手段儘管合乎當時法律,卻是違憲的,因此如果不從憲法精神去探討和解釋,合法但是違憲的黨產是永遠討不回來。(東德做到了,所以東德沒有被舊勢力reverse回來。

3.  杯葛與國民黨黨營事業有關係的企業。不購買他們的產品,不賣廣告,不受雇,讓中國國民黨的政治獻金斷源。(有些大企業兩黨皆投資,在金額上捐給國民黨的錢通常是捐給民進黨的十倍 多。

 

(註:有人提問以上三個方法是否過於溫和,陳說因為他自己今年在辜選輸黨主席之後就決定從政治上完全退下來,他不能在自己離開之後才叫別人上街頭去死,但是如果有人提出要上街頭抗爭,他是支持的。

 

http://tw.myblog.yahoo.com/jkt921/article?mid=2100

張貼在 政治評論 | 標記 , , , , | 發表留言

轉貼: 台股暴跌的隱憂: 馬先生的全面振興中國,一起邁向大同

 

作者: Edward Lee

http://taiwanyes.ning.com/forum/topic/show?id=1970702%3ATopic%3A76209

 

 

自從馬先生英九上任 「台灣的馬先生一職(中華民國總統)」以來,台灣的股市大跌,社會上頻出各種不同的聲音,有的是大聲討伐,質疑選前所謂的「經濟向前行」之遠景只是空頭支票用來騙選票的。有人說是民進黨遲緩了中國投資政策,使的我國內部經濟的不穩當沒能和支那鄰國接上軌。也有人說是因為支那直航影響大家對國內投資市場的信心,還有更誇張的說詞指出我國股市大跌是世界經濟的動向,選前所謂的經濟遠景都只是開玩笑。而在這混雜的聲音中,我們所看到的所謂「政府級的財經策略」不外乎是 (1) 由馬先生來信心喊話。所謂的「我們的基本面還在」,至於到底這基本面是甚麼?卻沒有人清楚,人人聽了都有自己的幻想 (2) 由馬先生政府向外資放話。請外資不要拋售台股,以國家政府的地位請外來投資者做賠錢的生意其結果可想而知 (3) 放話要求壽險業者投八兆資金進入股市救台股,把壽、產險可運用資金的總額當作自己可任意發落資金 (4) 以不動應萬變,讓股市持續下降,多說多錯所以採取不發言策略等讓人心寒的應變措施,這些充分顯示出我國官員之無能以及我國政府單位還有民間對市場的不了解。

 

何謂市場

 

所謂的市場其實就是一種交易的媒介。例如S君種植蔬菜,P君需要購買這些蔬菜,但是並不知道S君的存在或是該蔬菜的價值,此時SP君都會需要媒介的存在,我們叫這位媒介為M君。因為媒介的存在,SP可以進行交易決定交易之量以及貨物之價值,而M君在此當中加以抽成,或是收手續費和仲介費等。當供應者與消費者數目增加時(S, S1, S2…Sn; P, P1, P2…Pn). 也許一兩個媒介會應付不過來,因此這些交易者會需要一個交易平台,而這個交易平台就是我們之前提到的媒介或是市場。在貨物市場裡交易價會隨著供給量以及需求量來波動,當供給大於需求時交易價就會下降,當需求大於供給時交易價就會提昇,這就是所謂的物價市場的定律。

 

金融市場的存在

 

以貿易性質來說,企業會以生產或購買產品來轉賣的方式和物價市場銜接,而非產業,例如服務業則會以提供服務來得到消費,不過對於這些企業來講,他們所要面臨到的第一個問題就是企業資金的來源。以私人企業來說,資金來源可以分為兩種: (1)股東資金, (2)企業舉債。而金融市場或是財經市場,就是一個所謂資金提供者與資金使用者的一個交易平台,企業經由投資銀行 (Investment Bank) 發行股票之後,股票轉賣到證券交易所去做二手股票交易,除了發行股票集資外,該企業也可以向商業銀行 (進行商業貸款,而貸款量則依其公司之借款信譽 (Credit Rating)、置產額 (Value of Assets) 以及當地經貿法限制而定。

 

散戶與大戶股東的思慮

 

對於持股者依所持股票種類之不同,可以解釋成該股東對其投資之公司之產權或利潤之所有權,但是對於多數散戶股東而言,上市公司可以用兩種方式來為股東們創造財富。一種是把公司的年終利潤撥一部分出來當成紅利發放,另一種就是利用股票的升值來造成投資獲利。對散戶來說, 就單一的以股東獲利而論相形之下,公司的所有權並不是最重要的,但是對於大戶股東來說,因為對於某公司企業的股票占有率可以被解釋成──該大戶或是公司對於其持股公司之擁有權,所以也象徵著對「該公司之決策主導權」。也正因如此,有很多企業常利用增加持股方式來併購或強行併購其他相關或非相關企業。

 

基金法人,外資的思慮

 

至於基金與法人,他們所扮演的腳色就是幫助投資者來管理他們的資金,這些資金管理者將募來的資金作分散投資以分散風險,在這當中聘請專業人士來分析做出投資組合。投資於較可能增值的股票來超越市場整體的表現,例如全台股(TSE All Shares)年成長4.5% ,ㄚ土伯高科技基金可能因為選了很多支超潛力高科技股,所以漲了15%超越全台股有10.5% 之多,然後這個基金再向投資者收基金管理年費,約總投資額的7-10%不等。所以當基金虧錢的時候,再加上基金管理年費可以讓投資者很久都笑不出來。所以為了要讓投資更多元化,市場上出現了很多的海外基金,投資於日經Nikkei225、倫敦FTSE250、紐約NYSE, NASDAQ & S&P500 或是歐股Euro175,但是這當中外匯的匯率變動有時會催化或減少投資獲利的效應。

 

股價的起伏

 

至於到底甚麼樣的因素會造成股價的起伏呢?可以造成股價起伏的因素有很多,例如(1)該上市公司之營運狀況,這會直接影響企業之收入; (2)公司之獲利狀況,這會影響公司之年終紅利, 以及再投資的能力; (3)該公司之總發行股量,這影響拱給與需求; (4) 該公司之流動資金的多寡,這影響公司的週轉能力; (5) 該公司之決策的改變,這會全盤影響以上所述之因素 (6) 該公司所發行之債劵量; (7) 公司舉債與資金之比例有大幅改變,債務增加會造成貸款利息的增加進而減少淨利; (8 )大金額的法律訴訟; (9)上下游廠商的倒閉; (10)公司被強行併購或子公司之倒閉。除了以上會對單一股價造成影響的因素以外,還有一些事會對全盤股市有所影響的,例如: (1)國家稅金制度的修改; (2)國家基本經濟指數的浮動,例如通貨膨脹率,中央銀行利率等; (3)外資流量; (4)國家貨幣的增減值; (5)大眾投資信心……等基本因素,所以在股市蓬勃發展的同時,也會有人買到水餃股。

 

台股暴跌

 

因為台灣的產業市場與金融市場都是和每日的需求有密切的相連關係,所以常常會受到連帶性的牽動。以產業市場來說,台灣到目前為止都還有很多的代工產業(OEM),這些產業的興起是因為每日的需求,加上美日資金的流入,進而讓過去台股有看漲的時空,但是隨著支那便宜勞工的興起,日本經濟的崩盤,韓國企業的超貸、呆帳以及韓幣的貶值,造成很多OEM 客源的流失(流到支那與韓國)。對於世界或區域經濟不知不覺的國民黨,竟然把過去的利空環境當成自己的功積, 把後來的階段性萎縮怪罪於民進黨的無能,國民黨時因為我國欠缺能洞悉經濟動向的人才所以無知,在民進黨的時空裡因為承襲了國民黨的無知而又沒有激進的開創經濟新局面而導致無能,在無知與無能的交錯情況下,台灣投資者人心惶惶,很多人乾脆想說錢進大陸,但是在這當中又慢慢的步入了一個更恐怖的環境。因為在支那以上所提的財經理論一概無用,支那投資市場不透明,股市和企業表現無關,所以投資者可以買到連年獲利赤字但是股價值漲的股票,支那投資者非理性的投資心態讓支那財經市場變得有如一顆不定時炸彈。

 

支那股暴跌

 

美股重挫,日股重挫,我們台股也會跟著重挫。這是因為:美日英三國的資金流量指數,在2007年占全球資金總數之91% 當中,光以美國就占了全球資金總數的70% ,英日對分那另外的 21% 。所以當支那在得到大頭病的同時,他們並不知道,以資金而論每100元當中,美日英就擁有了91元,其他的加在一起才只有剩餘的8%,這代表著在中國運作的外資也是以美資居多。尤其在美金貶值的時空下,外資需要停留在海外,但是美資也不是笨蛋,就英美而論,這些外資也了解支那股市和企業表現不成正比的事實,所以也會有一湧而出的時候,在外資奪門而出支那的時候,亞股就會有短期的全面振興,因為外資都逃到台灣、日本、新加坡等地。這也是前一陣子,在ㄚ扁下任前台股振興的真相,所以台灣的統媒們不應該一直唱衰台灣,應該去支那和到海外用力唱衰支那,這樣台股才會有希望。

 

馬政府的老蕭策略

 

回到第一段,馬政府不知不覺弄的台灣人心惶惶,自己又不痛不癢一句「這是全球的趨勢」好像就可以脫身,選前亂亂講現在都當笑話。真是讓人不知現在馬政府的股市擺爛措施,是真的無能還是有謀略性的?台股直落,人民幣看漲,馬蕭又一直鼓勵中資入台,難道是在為支那來台買空台灣企業打灘頭戰嗎?台灣企業的所有權萬一被支那資金買空了,那股東會議的決策又由誰來主導,萬一這些支那股東的目的是要振興支那,或是取得台灣技術,那我們的企業產業又要如何立足呢?難道這真的是馬英九全面振興中國,一起邁向大同的前奏曲?如果真是這樣的話,我為台灣股民還有馬英九的選民致哀

張貼在 經濟, 台灣社會 | 標記 , | 發表留言

轉貼: 『稱讚』馬的『南德日報』是怎樣解讀台灣的?

 

過去曾表達我對國際媒體如何解讀台灣的憂心.

https://sophiataiwan1.wordpress.com/2008/06/01/wu_hu/

https://sophiataiwan1.wordpress.com/2008/06/21/ma_nyt_190608/

 

轉貼這篇文章是討論馬先生接受南德日報的專訪後, 國內媒體所隱去的訊息:

 

作者: Spieler

http://drspieler.blogspot.com/2008/07/blog-post_16.html

 

2008716 星期

『稱讚』馬的『南德日報』是怎樣解讀台灣的?

 

馬先生又火大了,這回他不客氣的說我們的報紙跟國際的報紙不一樣,這兩個月來,國際媒體最關心的,就是兩岸的直航,因為他們覺得這是具有高度、深度、廣度的決策,會整個改變東亞地區的形勢!

 

馬說的『我們的報紙』,其實大家都清楚,現在都在過小月了,在大選時這些報紙可是拼了命的,馬不知言謝,還要責備,有這種性格,這也難怪會被KMT大老王作老說成是『小霸王』。而馬所說的「國際的報紙」,目前所知,是有一家報紙位居德國巴發利里亞邦的『南德日報』(Süddeutsche Zeitung),而所說的專訪的引言就擺在http://www.sueddeutsche.de/sz/2008-07-12/

 

“Wir brauchen mehr gegenseitiges Verständnis"

Präsident Ma Ying-jeou bringt Taiwan nach acht Jahren der Konfrontation wieder auf Annäherungskurs zu China.

(漢譯:「我們需要更多相互的理解」在八年的對峙之後,總統馬英九將台灣帶向親中國的路線。)這裡的「我們」是指誰啊?是KMT+CPP嗎?KMT從來沒有跟DPP說「我們」吧?而這一小段的漢譯文字不知是否有出現在九劉政府的任何官方文字中?筆者不才沒找到!

 

根據引述新聞局資料,壹蘋果報導:『馬接受德國《南德日報》專訪重點
.陸客來台:這是台灣重要的作為,我們的觀光產業將經歷一段歷史性的興盛期
.直航:即使我們不開放直航,人民還是會飛過去,但從台北飛到上海需67小時。我們期待未來3個月規劃開放的路線,只需80分鐘
.統獨:我是單純的務實主義者,大多數台灣人民主張維持現狀,如果他們對與大陸在政治上統一不感興趣,沒有任何政治人物能強迫他們
.兩岸政策:我們不追求形式上的獨立,也不會進行統一談判,我們堅守「維持現狀」的政策
.大陸撤飛彈:我一向堅持,在雙方真正結束長達60年敵對關係之前,必須撤除飛彈或拆除飛彈引信』

 
如果以上報導無誤,南德日報解讀馬的政策是,『在八年的對峙之後,總統馬英九將台灣帶向親中國的路線』。這跟馬所言『堅守「維持現狀」的政策』,是否有出入?筆者才疏學淺,不敢妄下斷語。其實仔細觀察這份報導,馬扯言『觀光產業將經歷一段歷史性的興盛期』,其實就被『觀光概念股』的慘所戳破。而所謂的『大陸撤飛彈』更是不知在哪裡?
 
其實南德日報早在113有篇社論,不用等到謝長廷在322大敗,就說的明白,台灣人民『寧願不獨立』:http://www.sueddeutsche.de/ausland/artikel/590/152205/
 
 
 

 

Taiwan und die Volksrepublik China

Lieber abhängig

(台灣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寧願不獨立)

Taiwans Präsident Chen wollte die Insel von China unabhängig machen – doch er hat bei den Parlamentswahlen eine vernichtende Niederlage erlitten. Die Taiwaner wollen lieber abhängig bleiben.
Ein Kommentar von Henrik Bork

台灣的陳總統想要這個島嶼與中國獨立。然而他在國會選舉受到毀滅性的失敗。台灣人寧願不獨立。

 

Taiwans Präsident Chen Shui-bian hat ein klares Ziel: Er will die Insel in Richtung Unabhängigkeit steuern.

台灣的陳水扁總統有個明白的目標:他想要這個島嶼朝向獨立的方向行駛。

 

Doch in seinem Streben nach einem eigenständigen Taiwan hat Chen nun eine vernichtende Niederlage erlitten: Die oppositionelle Nationalpartei, die China gegenüber konzilianter ist, siegte bei den Parlamentswahlen auf ganzer Linie.

然而在朝向獨立自主的台灣奮鬥,陳受到毀滅性的失敗:對中國較為友好協商的反對黨國民黨,在國會大選中全線勝利。

 

Die Spannungen mit der Volksrepublik waren der entscheidende Grund für das Debakel von Chen und seiner Partei DPP.

與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緊張情勢是陳與他的政黨DPP慘敗的決定性原因。

 

 

台灣人!國際媒體就是這樣解讀台灣的,至少南德日報。即使台灣整個崩盤,馬說不定也有機會得諾貝爾和平獎,成為『世界偉人』,這也不用太驚訝!誰不知道,在南越淪亡前,1973年北越的黎德壽 和美國的季辛及(Henry A. Kissinger 也都是諾貝爾和平獎的得主?那又如何?

延伸閱讀

 

 

 

 

 

 

張貼在 國際媒體看台灣, 政治評論 | 標記 , | 發表留言

藍媒又移花接木, 扭曲謝長廷發言

 

 

不知道是為了轉移執政無能的焦點, 還是想繼續追殺謝長廷先生. 藍媒又以移花接木, 無中生有的方式扭曲謝長廷先生日前的談話.

 

詳見下文:

 

標題: 謝長廷的發言再度受到統媒扭曲

作者: 李坤城

http://taiwanyes.ning.com/forum/topic/show?id=1970702%3ATopic%3A56995

 

713謝長廷參加新文化研習營接受記者訪問時,三立的記者問他,對於電視上專訪曾提到「拔劍再戰」是什麼意思?謝長廷笑著說,「拔劍再戰」、「退出江湖」都只是幽默的說法……。我當時就站在旁邊聽的一清二楚,但是TVBS的記者沒有來啊!聯合報的台北記者也沒有來啊,怎麼會變成「退出政壇」是幽默啦,這根本就是沒有事實根據、扭曲的報導。

 

TVBS的報導

曾說退出政壇  謝長廷:是幽默啦!

記者:許甫 顧守昌 攝影:葉蒼霖 台南 報導

 

前民進黨主席謝長廷是不是要重出江湖拔劍再戰?引起關注,今天謝長廷到台南縣,與年輕學子座談,被問到重返政壇,是不是違背了政治承諾,謝長廷笑說,當初說的話,其實是為了幽默,不要太在意。

 

聯合報的報導:

曾說退出政壇 謝長廷:幽默啦 【聯合報記者吳政修、林政忠/連線報導】

 

媒體昨天追問,謝長廷日前接受電視專訪時「拔劍再戰」說法,是否違背當初他曾做出敗選就退出政壇的承諾?謝長廷說,「這幽默啦,我想大家不必就這文字再做(文章)」,他都還沒有退,不要追究說什麼不守承諾,應該是說現在執政黨,有沒有守承諾?

 

中央社的報導

謝長廷表示,日前在接受電視媒體專訪時,提到「退出江湖」的說法只是幽默的語氣,其實要退也沒有這麼容易,一方面有很多官司、很多人受苦,也揹負了很多人的期待,都要有情有義地繼續幫忙處理,這不是為了他個人、民進黨,而是為了台灣的民主和生存發展努力。

 

聯合報台北的記者在看到TVBS「做出來」的新聞之後,有曾打電話給我問當時的情況,很可惜,聯合報的標題還是跟TVBS的一樣。謝長廷說「拔劍再戰」、「退出江湖」是幽默的說法,但是統媒硬要自行扭曲成「退出政壇」是幽默的說法。從頭到尾,謝長廷在當天就沒有說過「退出政壇」是幽默的說法這幾個字,記者也沒有問到「退出政壇」這幾個字。

 

但是不在場的TVBS記者,硬要做出這則新聞,要民進黨內鬨、轉移馬英九施政無能的焦點,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啊!

張貼在 台灣社會 | 標記 , | 發表留言

中國式政權的強項

 

中國政權, 不管是共產黨還是國民黨, 有一個共同的強項: 不實事求是, 努力從制度著手, 專事粉飾太平, 文過飾非; 不思反省, 以誘騙威嚇為手段來維持政權.

 

九流()政府的好事各位先進已經討論很多, 就不列舉.

 

前幾天有則不起眼的新聞. 二十七日BBC英文版報導, 中國的觀光業五月份不但沒有因為奧運接近而增加, 反而減少. 中國最多觀光客來的國家: 美國, 南韓與日本都減少. 外國人說影響他們意願的主因有幾個. 一是今年辦中國簽證比從前更嚴格困難. 有些人必須出示旅館訂單, 來回或到下個目的地的機票, 以及邀請函才能入境. 這不只影響到觀光客的意願, 要到中國作生意的外國人也感到很不方便. 即使長年居住中國的外國人的延簽也變的比以前難辦.

 

二是中國官方對外國旅客設下許多法定限制:

·        不得露宿在外

·        如果留宿北京當地住戶的家裡, 必須向公安登記

·        不得在奧運場所出示帶有侮蔑性的, 或與政治, 宗教, 種族相關的標語跟布條

·        為防止示威活動或恐怖攻擊, 中國官方限制所有pubs跟舞廳最晚夜間兩點就必須打烊, 並不打算辦任何派對. 同時加強警力巡邏.

(中國官方說他們會辦很多表演, 保證是文化內涵最豐富最精采的奧運. 我相信外國人對中國文化還是有很多想像跟嚮往. 其他因素不論, 光是面對種種限制, 簽證又麻煩, 也不准西方人很愛的慶祝派對, 我不知道這樣有多少西方人會想說那就不需要在機票旅館及各項消費最貴的時候往北京擠, 看轉播就好了.)

 

但中國主管單位說什麼呢? 他們把外國觀光客的人數下降怪罪到媒體對雪災跟四川地震有太多的負面報導.

 

, 就是中國人的思維: 有功的時候他獨攬; 有過的時候就推給下屬, 推給媒體, 推給天災, 推給阿扁, 推給民進黨, 推給外國人(包括外資), 推給廣大的人民. 人民生活不重要, 人民感覺不重要, 政府面子最重要, 一切作為以面子為最高指導原則. 反正政權在他手上, 大家能怎樣?

張貼在 外國社會, 政治評論 | 標記 , | 4 則迴響

轉貼: 人民幣在今後世界經濟體系真的超強?

 

原標題: 台事問答之2: Fed將基金利率一路調降對國內出口導向的電子業的影響?

 

作者: Edward Lee

原文載於http://taiwanyes.ning.com/forum/topic/show?id=1970702%3ATopic%3A30499

 

美國自去年次級房貸事件延燒至今,Fed將基金利率由 5.25%一路調降 至2%對國內出口導向的電子業的影響?據說業者轉移支那投資,人民幣在今後世界經濟體系真的超強?

 

其實美國貨幣貶值, 中國貨幣升值, 並不是一個絕對的好事或壞事. 在貨幣價值有調整的時候, 任何的經濟體制下, 都會有不同的受益者與受害者. 而這個受益者與受害者的角色, 也會因為觀看的角度的不同變得更難透視. 以經濟學的論點來講, 就有如凱因斯 (Prof. Sir. John Keynes) 畢生的著作中所提到的, 國家幣值的起伏無論是對國家, 社會, 世界 或是個人都有牽一髮動千軍的影響. 以進出口業來講, 國家貨幣的升值可以讓進口業者享受到福利. 進口業者可以因為國家貨幣的升值, 來用相同的金額買取更多的貨物, 或是較低的金額買取等量的貨物. 在這當中, 成本價會得以降低, 相對提高進口利潤.

 

在這銅板的另一面, 出口業者則會受到過幣升值的打擊. 因為本國貨幣的升值, 該國之生產, 提供之服務, 都會相對的變貴. 因此會造成購買慾望減少以及滯銷的可能. 如果情況維持, 生產業者將面臨 (1) 減低產量, 以減少開銷; (2) 降價拋售, 因為企業需要現金週轉以付員工薪資生產原料以及雜項開銷等; (3) 裁員以減少人事開銷; (4) 變賣公司可動產, 把公司之持股變賣成為現金; (5) 增加舉債, 向銀行貸款; (6) 釋出企業債權, 販賣債權來得到現金; (7) 變賣未抵押不動產; (8 ) 販賣公司所有權, 準備被併購; (9) 放棄公司所有權, 進入行政託管; (10) 倒閉 等決策的可能.

 

1990年代日圓看漲, 當初的我還是高中生/大學生. 各界充滿了大日本情結, 日圓進入日高 (日圓升值), 日本百姓行走全世界, 都覺得日圓好用. 日幣強勢象徵著日本的繁榮, 甚至還有日本的友人口無遮攬的說, 日本經濟獨霸世界, 現在全世界都要開始學日文了. 但是沒多久, 1990年末, 日本銀行業界超貸給企業界的坑洞逐漸開始白熱化, 業界無法在圓高的空間下發揮, 逐一的進入以上所提到的那十個應變步驟. 1997年冬, 日本經濟正式開始崩潰, 不了解者多以一句日本經濟泡沫化帶過, 並且忽略了這個連帶的骨牌效應. 而現在支那的人民也開始和當初日本的一般大眾一樣, 對於自己的貨幣升值覺得沾沾自喜, 甚至還有全世界都在學中國話的自大言論. 這種時空讓筆者有時光倒退, 似曾相識的感覺

 

任何國家都有其所需的進口與出口值與量. 以上數據顯示, 2006年我國貿易順差率為5.16%; 2007年提升為5.88%. 這象徵著我國貿易的平衡以及經濟的成長. 雖然一般民間媒體不斷宣傳民進黨政府執政期間, 我國經濟不振. 但是基本經濟指數顯示, 我國出口成長率於20062007年增加了13% 10%. 我國進口成長率增加了10%8%, 實在與媒體所造成的社會蕭條的氣氛與假想是有相當的出入的

 

回到目前的企業觀點. 依我國企業出口的慣例, 大多出口商多以美元報價. 而這當中的匯率差額都是需要自行吸收. 在台生產企業為此, 登陸支那台商亦不例外. 因此最近美元大幅貶值, 使得對出口商而言, 他們的所得收入會有相對匯率的損失. 在這同時, 原物料的增值, 配合了人民幣大幅的提升, 使得在支那大陸的台商在內陸採購原物料, 增加了原物料成本. 這種收入減少, 開支增加的情況將造成我國業界利潤大幅減少的窘境. 尤其以登陸企業其打擊將更為顯著.

 

美國雖然受到次級房貸的影響, 但是其影響層面只限於金融業界的資金流量的減少, 以及銀行之間的相互貸款的低落. 依理論來說, 央行利率的降低*會造成存款利息減少. 加上企業貸款會變得較便宜, 而造成貨幣市場的弱勢. 同時這會造成股市與一般投資市場的振興. 而其中之副作用就是國家貨幣的貶值. 在次級房貸的衝擊下, 加上為了壓抑因為原物料漲價而引起的通貨膨漲, 央行照理來說應當會增加央行利率來提高存款, 以讓銀行業有較多的現金存額, 來度過資金短缺的難關, 而不是降息. 然而美國聯邦銀行的階段性降息也並不表示美國政府無知無能. 其實這只是美國與歐洲經濟作戰自保的一個環節而已.

 

在過去的10次高峰會議, 每次支那所要面臨到的問題不外乎是人權, 西藏主權, 人體器官販賣, 支那百姓偷渡, 仿造以及假貨, 以 提升人民幣幣值, 還有全球性污染. 這些與支那相關的議題當中, 又以人民幣幣值以及支那百姓偷渡, 仿造以及假貨最受歐美各國重視. 因為這些議題嚴重影響歐美各國之經濟, 就業, 社會, 企業以及治安等各層面. 就以人民幣升值來講, 中國至今還是堅持不升值來避免投資產業流失, 造成失業等不利於支那的情況發生. 但是在著同時, 歐美各國都還在持續面臨貿易逆差, 因此美元調降便成應付的唯一對策.

 

在現在這個國家與國家間人人自危的時空下, 諸多國家都有自己的內憂與外患. 大國以國際關係來發揮各自對有限資源的支配慾望. 小國在大國的縫隙下生存. 不幸的台灣, 讓支那牽動著我國腦死的媒體. 台灣的經濟, 台灣的企業, 在缺乏思考與判斷能力的情況下很容易就做出不慎的決策. 在這支那人民幣即將失控爆炸的前夕, 大家對我國未來的經濟策略有甚麼有建設性的看法嗎?

 

*版主改編

 

——————–

稔青的感想:

 

以前有個朋友告訴我, 中國經濟表面上一定會好至少一陣子. 但是它會好最主要的原因是因為全世界都認為它會好, 造成大家前仆後繼. 同時中國政府也很懂得隱藏問題, 操縱媒體, 以便包裝自己. 一直維持這這個美麗的誤會’.

 

西方人以前對中國一直有個嚮往, 直到明清時期真的到了中國, 跟中國打交道, 才發現中國不是他們想的那樣. 而近年來, 西方企業也是懷抱著對那個人口, 那個市場的想像而到中國. 很多企業投資下去才發現不對勁. 可口可樂去投資之後才發現中國人沒冰箱算是一個早期的經典例子. 問題是可口可樂有那個本錢跟體質去賠到他能回收, 但有更多是血本無歸.

 

幾年前看BBC一個新聞專題報導談中國投資環境, 談到中國缺乏法治觀念跟完整制度, 員工的素質不要談, 有些員工操守根本就家賊難防’. 因此就算會賺錢也因為內出血而奄奄一息. 從那時候開始, 英國的大型媒體跟經濟學人雜誌便開始鼓勵他們的企業把眼光轉向印度市場, 因為印度體質比中國穩定, 人口問題跟素質沒有中國那麼嚴重, 而且英文能力對他們是相對優勢.

 

英國一家很大的水公司二十多年前就去中國投資, 算是先鋒. 二十多年後一毛錢都沒拿回英國就算了, 之前所有的投資就只能當做丟掉. 但為了不影響投資人跟消費者信心, 他們堅決不讓BBC透露他們是哪家公司. 我猜賠錢的企業回到自己的國家多半不會講. 在西方原因除了影響外界對他們的信心之外, 如果是東方, 文化裡有的可能也怕失面子. 種種因素交會下, 大家多半只聽到中國多有潛力, 比較少聽到在中國吃虧的例子, 或揭穿中國謊言. 所以不但不知審慎對待, 反而勇往直前. 這樣造成的損失真的很不值.

張貼在 經濟 | 標記 , , , | 發表留言

轉貼: 新台灣的大策略

 

作者: Edward Lee

原文載於taiwanyes.ning.com/forum/topic/show?id=1970702%3ATopic%3A29416

 

2008年福爾摩沙經歷了民主以來第二次的政黨輪替. 在這次政黨輪替後社會上發出了很多不同聲音, 回響著重重的隱憂. 而這些由民生內政, 國防, 軍事, 到外交經濟等的擔憂, 充分的反映出台灣這個島國目前在於決策上的窘境

 

站在國際關係的觀點來看, 台灣屬小國. 雖然我們強調主權, 自由民主, 可是自古以來, 小國的興衰都是被周遭的大國所牽制著. 例如: 古支那戰國時期的魯國, 陳國, 蔡國等, 他們的存亡都是被周邊的齊, , 魏所牽制著. 古日本戰國初期的德川家, 也是被今川, 織田等戰國諸侯所擺佈. 古希臘雅典, 斯巴達等被強大的羅馬帝國擺佈. 古今中外, 這一點從未改變. 但是這些小國所能生存之道, 就在於其民眾與國家之智慧. 有如當今英國的歐洲策略 ‘Be in Europe but not Run By Europe’. 與列強接軌, 但是不是被列強擺佈. 小國台灣國處於超級大國支那, 美國之間. 日本是美國的藩屬國, 同時也是支那的競爭對手兼邦交國. 在如此錯綜複雜的情況之下, 一味的向支那靠攏, 和日本交惡間接的抵觸美國. 這種匹夫之勇的弱智策略, 大概也只有丟掉支那大陸而不反省, 現在又霸佔台灣, 把台灣街道名支那化來自我滿足, 這樣還不知恥, 又甘願向支那老共伏首稱臣的支那國民黨想得出來的.

 

前美國國務卿季辛吉 (Henry A. Kissinger) 在他的書, 外交 (Diplomacy) 中有提到: ‘戰爭是政治的延伸’. ‘外交是達成政治目的的一種過程’. 其書中更有提到, 當今得和平是處於各國霸權的平衡, 而外交之目的是在於確保於達成國家之最大利益. 這些利益的內容不外乎是資源的取得. 例如: 石油, 或是便宜的勞工, 以及安定內部各經濟面的考量. 因為各霸權有所平衡, 所以和平得以維持. 無意義的戰事很可能會造成權力的轉移, 進而破壞權力的平衡. 例如: 中東戰役讓現今世界強權,美國, 遭受強大內部經濟壓力. 外在的戰事與內部的隱憂讓美國腹背受敵, 也讓其他霸權有蠢蠢欲動之念[1][2].

 

在這當中小國扮演著甚麼角色呢? 如果日本, 台灣, 韓國是小國, 香港, 新加坡等就是超級小國. 但是這當中, 小國台灣卻扮演著一個非常危險而且重要的角色. 這個小國要在大國的縫隙間生存. 而且在台灣的決策遊戲中, 如果有所不慎, 將會造成權力平衡的轉移與破壞, 小國台灣的滅亡. 而且更可怕的是, 隨著權力平衡的轉移, 資源的重新分配會造成外交的緊張, 最後甚至會造成霸權的衝突, 為東亞以及台灣人民帶來空前的浩劫.

 

說到外交以及內政, 以經貿的角度, 在現在諸國的經濟體制下, 以國家的角度來看, 政府所擔心的不外乎是 (1) 通貨膨脹, (2) 貿易逆差 (3) 國民就業 與失業率. 因為 (1) 通貨膨漲直接影響到人民食衣住行的開銷; (2) 貿易順差與逆差會間接影響到政府稅收. 以支那與台灣來講, 收稅都只是單一對所得來課稅, 至於附加價值稅(對所有的交易所要課的稅 Value Added Tax)也都只是在5% 左右. 所以本來就很微薄的稅金收入會在有逆差的時候更是雪上加霜. (3) 在產業外移或是經濟低靡的時候會造成失業, 尤其對於基層勞工, 會造成一人失業, 全家受創的悲慘情況發生.

 

所以英國學者凱因斯 (John Keynes)在倫敦大學政經學院, 1970年代發表了一連串的報告, 述說政府要如何以基本經濟政策來對抗通貨膨漲 (i.e. 調高中央銀行利率). 但是如此又會間接影響到 (1) 房貸 (2) 企業借款, 以及 (3) 國家貨幣價值升等連帶效應. 影響到房貸, 房地產會低靡, 有房貸者會有很大的經濟負擔; 企業的資本開銷會間接影響到企業的淨利 以及現金率 (Net Profit & Cash Extraction Rate); 國家貨幣昇值會造成出口困難, 或是利益受損. 有如1990年代日本圓高 (えんたか), 造成日本貨滯銷 日本產業停擺 中小企業首當其衝 大量倒閉 人民失業 自殺率高漲.

 

以貿易順差和逆差來講, 順差國家出口大於進口, 逆差國家則正好相反. 順差國家人民多從事生產; 逆差國家則會出現失業情況. 過去美日台 有如 台灣日本是美國藩屬國. 美國可以強硬逼迫台日貨幣升值, 來促成台日對美的購買增加. 也因為台日貨物漲價, 所以美國對台日的購買慾望會相對減少, 如此來緩和或逆轉逆差.

 

這些英國美國會面臨的問題, 台灣支那日本也都會面對到. 如果台灣國新竹縣人口500萬當中有1%失業, 那失業人口總數會是五萬. 這五萬人因為沒有收入, 會仰賴社會福利, 造成國家經濟的負擔, 或是造成治安問題, 犯罪率會上升. 相同的, 支那人口15, 如果10%(中國官方統計是7%[3])失業, 那失業人口總數會是15千萬. 一個人一天需要3, 這些人會需要四億五千萬餐才能過一天, 三十一億 五千萬餐才能過一週, 一兆零二十六億餐才能撐得過一個月. 這是多麼可怕的數字. 這些支那人會燒殺擄掠, 姦淫詐騙, 只為了吃飯. 中國人說: ‘人為財死, 鳥為食亡其實並不真. 因為在當今中國, 光是吃飯就可以造成問題. 如果有一天中國失業率變成15%, 那一個月支那人會吃掉一兆五百三十九億餐. 支那因為人口眾多現在有如一顆不定時炸彈.

 

站在經濟民生觀點, 台灣如果和支那綁在一起, 以國家經濟論, 作者個人認為這是一種極為愚蠢以及恐怖的自殺行為. 支那國民黨的三通如果有一天不限制, 支那人到台就業居住, 那麼這 一億五千萬的支那失業人口很可能 把台灣當作前進目標, 來與台灣人搶工作. 台灣總人口才兩千三百萬 到時要如何應付 實在應讓台灣人民擔憂.

 

以支那的企業環境來論. 從上一段我們有提到支那的最大隱憂是吃飯和人民社會的包袱. 所以從 70年代中開始, 支那開始走有支那風格的社會主義’. 其目的不外乎是要利用私有資本來創造就業, 餵飽人民. 但是以中國人對產業的不了解在, 70-80甚至90年代初, 支那的產業還是非常仰賴支那中央政府的補助. 當時支那因為貧窮, 因此其經濟附加價值鍊 (Value Added) 並不長, 企業也不多元化. 政府官員腐敗, 勞工品質低落, 社會風氣敗壞, 員工偷竊公司材料, 器具等事件層出不窮. 因此一向以生產管理自豪的豐田 (Toyota) 汽車 [Just In Time Management] 也必須在1988 年宣告支那投資失敗. 其總裁報告中除了提到支那員工的劣質, 支那官員的昏庸貪財, 也提到了支那購買負擔力的低落. 以所得來講, 美國一人一年可以買得起兩台車, 日本一年一人可以買得起一台車, 支那雖然人口眾多, 但是以所得來講, 500人一年所得才買得起一台車. 支那最大的交通工具不是汽車, 其百姓多仰賴腳踏車豐田一直到90年代中還在為之前的失敗投資付出慘痛代價. 依英國曼城商學院 Manchester Business School學者的研究, 福德威廉與和士蘭 Froud Williams & Haslam (1994), 豐田到90年代中其年終現金率 (Cash Extraction Rate) 都還是只有在 4-4.5%左右. 意味著該公司從顧客手上拿了100, 付了材料與工資等各項開銷, 只有剩下最多4.5圓可以分給股東當紅利或是再投資.

 

當然今日的支那以和過去的支那有所不同, 但是人的品質並不是一兩代可以改進的. 今日的支那環境還是有那過去支那劣質的陰影, 而新演變出來的是仿冒與霸道政府. 英國知名學者當寧 (Professor Lord John Dunning) 1995在倫敦大學皇家學院演講時有提到, 傳統的企業的海外投資有分三個方向: (1) 尋找消費中心 (Cost Centre) 來有效的降低公司的開銷. 例如利用支那的便宜勞工降低生產成本; (2) 尋找利潤中心 (Profit Centre / Revenue Centre) 來有效販賣增加收入. 這當中企業所需要考慮的條件不外乎是: 消費者購買力 (Capability of Consumption) 與量(Volume); (3) 自給自足的企業中心 (Self Sufficient Subsidiary). 由這個出發點來看, 支那在世界的眼中, 也只是一個勞工密集的消費中心. 除此之外其他的都還是發展不完全的化外之境.

 

相信大家都有聽過’15億支那人如過可以從一人身上賺一塊台幣我們就會有15億台幣…’ 這個說法充斥了台灣整個民間. 但是台灣百姓的智慧好像只限於媒體的宣傳, 並沒有確切的思考與推理的能力. 如果真的是這樣就可以賺15, 難道商業先進的歐美還會不知覺嗎? 當然不是. 任何的生意都有投資與報酬; 有報酬就會有利潤的高低. 比方說, 番薯伯存了100圓在銀行, 年利率 3 %, 另一位芋頭伯也存了100圓在銀行, 他有年利率18%. 他們兩人的投資都各為100, 一年後雙方的財富會是103圓和118. 但是在此, 在下要表現的不是18%的公不公平, 而是不管是怎樣的投資或報酬, 都會需要基本資金. 如果想要賺這15, 我們所要投入的基本資金會是多少? 如果15億是是10%報酬, 那投資者所要投入的本金會是150. 你要穩賺15, 10年才會回本. 萬一有一年沒有賺到15, 萬一10%利潤是高估了,實質上只賺的到7, 5 (利潤不及預期估計, 和減短貨物競爭週期是商場上最常有的事), 那總損失會是150. 減掉35, 虧損額會是超過100億的驚人數字. 要賺這15, 該公司的市場佔有率一定要100% (15億人口), 所以10年內不能有競爭對手, 該公司必須獨霸市場, 其內部開銷不能有增加. 例如員工薪水不能調漲, 原物料不能漲價, 該公司投資10年之內不能有變數這樣才能回本. 仔細想一想, 這根本就是天方夜譚. 就算真的會成功, 也輪不到台灣中小企業老闆來賺這 15, 因為該公司要先拿得出150億基本資金.

 

15億之謎, 其實是來自可口可樂的策略檢討書中. 因為要方便讀者了解其中之管理投資策略思考, 所以作者用了比較口語式的寫法, 來把讀者帶入企管決策者的角色中. 當然, 這當中的投資預算, 重點現率 (Discount Rate), 通貨膨脹率, 還有稅金, 以及法律法規方面作者都沒有提到. 當然如果都一一列入考慮, 該公司的營運當然會更糟糕. 不過為了便利非金融業讀者了解其中之主要風險, 所以以上各點都與以省略.

 

每次都看到有人回台灣在講這個15億的謊言, 讓我不知不覺得難過了起來, 也為台灣人覺得悲哀. 支那用虛的 (一塊不存在的大餅), 來騙走了我們實的 (台灣的資金). 台灣人真是應該為自己的無知付出如此大的代價嗎? 依群策會的統計, 倫敦大學國王學院學者證實, 支那海外對內投資, 100圓中74圓來自台灣. 我們在幫支那養他的老百姓, 他們有感謝嗎? 我們的企業為了擁抱虛有的幻想, 而丟掉了我們實質擁有的, 難道這就是創造出台灣經濟奇蹟的人會有的智慧嗎? 依作者的看法, 我建議這些企業人士不要再看那些低學歷又不專業的記者所寫的報紙來做商業決策了, 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1] 版主按: 很多人說, 英美打伊拉克是為了石油; 有人說是為了宗教(小布希跟布萊爾都是虔誠保守的基督徒, 布萊爾卸任後則改信天主教). 不管怎樣, 中國為了把手伸進非洲的油庫, 幫助肯亞, 還資助蘇丹的種族屠殺. 中俄並聯手把手伸進伊朗, 是不是讓英美有非得控制伊拉克與科威特油田的焦慮, 卻沒想到這場戰爭的損耗這麼大? 有人也說小布希只是為了掩飾執政跟抓不到賓拉登的無能, 所以找海珊這個本來是自己扶植, 後來卻不怎麼聽話的替死. 也有人說他是要完成自己的父親當初沒有完成的任務. 這些都只是猜測, 真正的原因大概只有小布希跟布萊爾知道. 英國人民對進攻伊拉克是很憤怒的. 但一百年後, 英美如果能安定伊拉克, 國力因為伊拉克石油, 還能跟中俄抗衡, 他們的人民會不會轉而暗暗慶幸當初布萊爾侵略伊拉克? 為了石油攻打別人的國家實在不應該, 但小國就是在大國的利益與擴張裡的棋子. 雖是環境現實, 卻也是悲哀啊

[2] 版主按: 以前的房東是伊拉克人. 他以前是反對黨的活躍份子, 海珊上台後逃離伊拉克到英國, 一邊在英國大學當教授, 一邊從事政治活動. 他就像是黑名單份子, 有二十五年時間不能回伊拉克. 一直到海珊倒台才第一次回去. 他對我說: 戰爭能免當然是好的, 但如果這是拉倒海珊的唯一方法, 那他也接受. 另一個伊拉克朋友是一個到英國探親的女孩, 他的父親過去因為反對海珊被關, 被刑求. 而他在英國探親期間戰事剛好爆發, 所以英國政府暫時收留了這些尋求庇護的人. 戰後有整整三年的時間, 他天天擔心在巴格達的家人的生命安全, 每次聽到新聞報導巴格達的轟炸跟內亂, 他的心就揪在一起. 一直到他家人全都輾轉到約旦, 敘利亞離開才安心. 他說他一方面很高興海珊下臺, 但他的反美情緒也隨著美軍滯留伊拉克的時間而升高. 他對英軍印象倒是比較好, 因為英軍的整體表現比美軍節制有禮.

[3] 版主按: 中國的官方數據以前是用離開國營企業的下崗工人來灌水的. 這些工人下崗之後名義上仍然隸屬原單位, 但卻沒有工作, 也沒有工資, 只有政府津貼或遣散費. 雖有津貼. 但根本不夠用. 想出去做小生意, 或到私人機構求職不容易, 除非有一技之長, 不然下崗時已經有點年紀, 無法跟年輕人競爭. 工作找不到, 想繼續領津貼(雖微薄也比什麼都沒有好)的話, 必須保持隸屬原工作單位, 既然是隸屬一個工作單位, 就不能被另一個機構聘用. 有些政府企業更過分, 常以各種理由拖延, 甚至賴掉該發的遣散費. 但為了掩飾失業率, 政府也不輕易讓這些人從國營單位名單中除去, 讓人家可以方便在外面工作. 所以中國過去幾年常有下崗工人自殺, 不然就是集體抗爭. 這在中國各省都有發生, 政府的處理就是用軍警的力量壓制這些抗爭, 然後對媒體封鎖消息. 一來對外維持面子, 二來防止全國下崗工人串聯一起抗議.

張貼在 經濟, 政治評論 | 標記 , |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