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貼: 聆聽陳師孟演講─「台灣往何處去」

 

Author: LYON, September 12th, 2008

 

八月十七日禮拜天下午,我前去New JerseyGrace Taiwanese Presbyterian Church聆聽陳師孟教授的最後一場政治演講

 

陳成長於國民黨權貴家庭,對國民黨以及外省權貴的心態知之甚詳。陳自1991年加入民進黨,今年總統大選後輔助辜寬敏先生競選黨主席,隨著辜的競選失敗,陳自忖台派團結的良機已失,於是選擇從政治圈中退隱,17年來為台灣政治的付出在這場最後的演講劃下句點。他表示,以後不會再發表任何與政治相關的演說。

 

陳教授流利的台語演講生動活潑,可惜我當天忘了帶紙筆,大腦塞不下他的妙語和笑話,僅以記憶所及將主要內容摘錄如下,並且盡量保留 教授的用詞和口語敘述,不加個人的詮釋。

 

白色教堂裡座無虛席,我坐在最後一排,舉目望去,盡是「灰」壓壓的一片,我可能是唯一不滿三十歲的聽眾。年輕留學生沒有黑名單的恐懼,但是也沒有關心台灣主權和政治的熱忱。老兵不死,只是逐漸凋零,接棒的年輕人,你們在哪裡?

 

 

中國國民黨符合極權政權六大特質當中的前四項(黨產 / 一言堂 / 媒體控制 / 軍隊 / 經濟控制 / 祕密審查制度像是警總),只有經濟控制(但是藍色財團和國營事業還在,例如張X謀曹X誠這次總統大選捐N億給國民黨)和祕密審查制度(現在比較不用擔心了)沒有符合。

 

中國國民黨在各方面的表現是小人耍奧步。根據經濟學的【次佳理論 (The Second Theory)】,如果對方是小人在拳擊手套裡面藏小刀,你卻要維持君子風度,那就是你死掉,這是最慘的;次佳的方式是你也在拳擊手套裡面藏小刀,那至少還能維持公平;當然最佳狀況是兩方都是君子。中國國民黨絕對不是在選舉,中國國民黨是在鬥爭,我們如果把他當君子就只有最慘的死路一條。

 

有的人認為民進黨過去有辦法逼迫中國國民黨解除戒嚴、廢止萬年國代、開放報禁、開放集會結社自由、開放言論自由、廢止動員戡亂時期法、開放總統直選、廢止刑法第100條,為什麼現在民進黨對於中國國民黨好像使不上力。有這種想法的人對於中國國民黨認識還不夠深;中國國民黨當初鬆綁並不是來自於民進黨的壓力,而是國際社會給的壓力,尤其是江南案,陳文成案鬧得很大,所以中國國民黨不得不回應國際壓力。但是鬆綁的項目和時間其實完全掌握在中國國民黨手中。是中國國民黨自己知道「反攻無望」,所以不得不開放一些權利給台灣人民,絕對不是為了回應民進黨的要求。

 

台灣要做的不是政黨輪替,台灣也從未發生過政黨輪替(因為政黨輪替只出現在成熟民主國家中正常競爭的黨派)。今年中國國民黨重新拿回政權並不叫作政黨輪替,政黨輪替是指成熟民主國家正常的黨派之間的替換,中國國民黨不是正常黨派,所以台灣尚未發生政黨輪替。台灣的情形叫作「極權復辟」。台灣目前就是在第一次轉型正義(民進黨執政)之後,於今年三月被中國國民黨極權復辟成功。

 

學者 Samuel P. Huntington1993年出的書『The Third Wave: Democratization in the Late 20th Century』中提出很多民主國家初建立之後都受到舊勢力的反撲(reverse),這種現象尤其容易出現在第三波民主國家中,可以說是第三波民主國家的特色。第一波是指一次世界大戰之前建立的民主國家,第二波是指被帝國主義殖民之後的殖民地獨立建國,第三波是指脫離俄共控制之後建立的國家。台灣被歸類於第三波(脫離國民黨獨裁統治),第三波民主國家特別容易受到舊勢力復辟的威脅。

 

阿扁性格以和為貴,認為「我敬對方十分,對方沒有回敬我四分至少也會有三分」,因此誠心誠意招攬前中國國民黨官員在綠色執政之後當官,希望尋求和解,這叫作「引狼入室」。這樣的做法在第三波民主國家中都讓極權政權找到機會復辟。

 

至於蔡英文主席說我們要當一個理性的在野黨,這是大錯特錯,中國國民黨不是民進黨的競爭者,而是敵人。與敵人之間不是你死就是我活,只有敵人死了我們才有活路。

 

阿扁應該要在甫上任就推動轉型正義,讓人民知道之前中國國民黨的所作所為都是違憲違法的,這樣人民才會知道轉型正義的重要,但是阿扁竟然拖到7年半才做,人民根本不知道轉型正義的真正意義了,還被攻擊成選舉手段。公投也是,最後才弄出一個入聯公投,但是之前完全沒有做國民教育和社會宣導,人民根本不懂公投的意義,所以讓國民黨隨便拿一個返聯公投來打,人民根本也不了解後果阿扁政權的政策沒有經過小組規劃、發佈政策前沒有作好協調、民進黨內部的渙散、不團結… 這些都是民進黨沒辦法好好施政、沒辦法感動人民的原因。

 

無論以前還是現在,中國國民黨從來沒有考慮過民進黨在正常國家決議文中提出的五大訴求(台灣獨立建國的必要條件):正名、制憲、討國民黨黨產、公投、入聯。可以讓步的,中國國民黨在80年代末期和90年代初期都已經開放了。剩下這五點是不可能讓步的。尤其是國民黨藉著民主程序再度執政,已經是無法妥協的鐵板一塊。也因此,台灣如果要實現以上那五個願望,唯有打倒中國國民黨。

 

台灣需要的是第二次轉型正義,徹底打倒中國國民黨。台灣想要有未來,一定要消滅中國國民黨。台灣要做的是完完全全消滅中國國民黨在台灣的所有勢力,完完全全消滅掉中國國民黨這個黨、這種黨國思想以及各種遺毒,台灣才會有希望。只要一日不消滅中國國民黨,台灣就不可能有明天。

 

而打倒中國國民黨不能靠選舉。也就是說並非下次我們在縣市長選舉中贏回來、立法院佔多數、或是贏得總統選舉就算了。如果目標只是這些,那麼台灣永遠無法變成正常的民主國家。

 

如果830遊行抗議只是以「經濟」為訴求,讓經濟成為此後評斷政績的唯一標準,那就與三月敗選時的心態有太大的差距。換句話說,如果以後經濟變好了,那麼人民又會覺得中國國民黨很不錯,又繼續支持馬英九,這麼一來,台灣的獨立和建國將會變成口號。而獨立和建國是台灣人邁向幸福最要緊的兩個要素,一旦變成口號,就會淪為像「反共復國」、「殺朱拔毛」一樣沒有意義的呼喊,如果沒有人在乎獨立建國的意義和影響,那麼也永遠別想獨立建國了。

 

打倒中國國民黨的三個方法:

 

1.  向監察院提出聲討中國國民黨黨產

2.  請求大法官釋憲,對於過去透過充公侵佔等等手段所得到的【合(國民黨家)法】資產還歸於民很多拿了好處的人辯解他的所得是中國國民黨合法贈與的,然而,中國國民黨取得資產的手段儘管合乎當時法律,卻是違憲的,因此如果不從憲法精神去探討和解釋,合法但是違憲的黨產是永遠討不回來。(東德做到了,所以東德沒有被舊勢力reverse回來。

3.  杯葛與國民黨黨營事業有關係的企業。不購買他們的產品,不賣廣告,不受雇,讓中國國民黨的政治獻金斷源。(有些大企業兩黨皆投資,在金額上捐給國民黨的錢通常是捐給民進黨的十倍 多。

 

(註:有人提問以上三個方法是否過於溫和,陳說因為他自己今年在辜選輸黨主席之後就決定從政治上完全退下來,他不能在自己離開之後才叫別人上街頭去死,但是如果有人提出要上街頭抗爭,他是支持的。

 

http://tw.myblog.yahoo.com/jkt921/article?mid=2100

廣告
本篇發表於 政治評論 並標籤為 ,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