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名建國之後呢?

曾經跟某個台派的朋友交換過許多對台灣想法,但跟他的一段不愉快,讓我再次深刻思考「綠」或者「台」的意義是什麼?

爭執過程中,這位朋友往往沒有回答我的問題,也不認為有說錯什麼或者冒犯到我,只是一直強調他都是「無心」或「無意」的,叫我不要誤會。為了講贏,過程中說出了些我認為是羞辱的話,卻一再強調,我們只是「對事情的看法不同」,他無意冒犯。知道我不高興,他急於平息我的怒氣,卻沒有承認自己有任何的不妥,給的回應是:「你很聰明,所以都能找的到一些我看不到的事情。」當時已不想告訴他,他每句話的意思我都懂,沒有誤會,我只是不接受他的說法而已;而且無心的傷害別人也會痛,無心造成的也不能迴避。

當劉憶如說他或他的單位在宇昌抹黑案的行為是無心,藉此把責任推得一乾二淨,我就想到這位過去的朋友。想到明明是把別人當人看,汙辱到別人,道歉時卻說「如果有人感到不舒服」這類事件,我也會想到這位仁兄。

解構這段爭執,回想各路網友留言,發現「藍」與「綠」的分別也許沒那麼大,要統與要獨的人本質與思考模式相近者不少。很多人口口聲聲支持人權,高喊民主自由,但到處辱罵某某人當初「提拔」的人不知「報恩」,透露出的其實是封建思維,只是遵從的對象不同罷了。只要有人有不同的意見或做法,就可以人身攻擊,甚至不惜造謠抹黑,出言詛咒。有人公開說獨立建國是不可能的不講,卻用十倍百倍的狠勁去摧毀一個講憲法共識的人,出發點到底是為了捍衛理想,還是雙重標準,黨同伐異,甚至鞏固利益?口口聲聲說自己支持的是「價值」時,到底是為了「價值」,還是自己陣營的待遇?這些大家可以斟酌。

想的再遠一點,台灣真的建國或正名之後,會是什麼樣的國家?那些遇事就用「無心之過」逃避的,抱著封建思想,或是疑神疑鬼、尖酸苛薄的人掌了權,能建立出一個比較進步幸福的國家嗎?獨裁國家名義上也是主權獨立的國家。想擺脫中國,確實要有自己的文化。想擺脫中國文化,應該不只限於語言、文字、制度,也包括基本的思維模式與人格素養。思維與人格相近,對方要操弄我們,拉低我們的水準就更容易。就算沒有被統,自己建出來的也很可能是個本質上與他們很相近的國家。

對那段爭執我已沒有怒氣,但也不想與對方重拾友誼。我衷心祝福他能交到更好的朋友。其實我知道他算是個善良的人,我也知道自己可以不必這樣固執。但當「不滿」被推過了臨界點,變成「反感」後,即使反感不再,也很難回到過去的好感了。套個鶴明大哥常用的句型:我講的是友誼,也是政治。

廣告
張貼在 Uncategorized | 發表留言

關於「信任」這件事

一個媽媽抱怨成年子女什麼都不告訴他,把他當外人.他的子女過去並非如此,實在讓人納悶.問孩子為何與媽媽不再親密.原來事情的前因是,好多次孩子跟媽媽分享生活中的事,結果親戚一聚會,孩子發現很多親戚都知道了事情的大概,紛紛來詢問,出意見,甚至是干涉與批評,久了孩子覺得困擾.孩子跟媽媽溝通很多次,媽媽總是忍不住.

最後一根稻草是件孩子很重視的事,告訴媽媽他不希望任何人知道.媽媽說他認為該告訴親戚,孩子堅決不答應,但媽媽還是一轉身就告訴了親戚.孩子問媽媽為什麼這樣做?媽媽振振有詞的說他要糾正親戚的看法.孩子其實並不在意親戚的看法,且這件事是自己的事,且很在意的事,媽媽卻仍然不能尊重他.孩子告訴媽媽,他一再破壞了他們之間的信任,從此以後,在意的事也許都不會再告訴媽媽.他選擇明白告訴媽媽癥結,因為他要媽媽知道自己將來的沉默是為什麼.

媽媽高聲說自己都是有衡量過才說的.孩子很冷靜也很堅持,說那件事是自己的事,而且也明白說過他不想讓親戚知道,壓根就不是媽媽該自作主張的事.有時候不能以「關心」之名來合理化所有不尊重孩子的行為.媽媽這時慌了,卻不認錯,淨找別的事情發洩情緒,要孩子低頭.自己疏忽了卻罵孩子不體貼,說他犧牲一輩子都是白費,孩子只會讓他痛心.出門孩子體貼的請他先走,他卻罵孩子是嫌棄他.孩子表明,他並不是在講過去的任何一件事,也沒有抹煞媽媽的付出,他只講那一件事,扯遠了沒有幫助...確實,媽媽只是把孩子越推越遠.

「信任」這件事說穿了沒什麼.當我們破壞了別人對我們信任,代價就是對方再也不會對我們毫無保留,即使是至親也是一樣.從小「騙」小孩,破壞孩子的信任,親子之間的感情往往會有殘缺,有遺憾.更嚴重的是,小孩從父母的行為中所建構出來的世界,就是一個不能信任的世界.出了社會,這樣長大的人是不是就不容易信任別人,也可以很隨意的破壞別人對他們的信任?台灣社會相對缺乏信任,這會不會與家庭經驗有關?

那故事裡的孩子最後有沒有向媽媽低頭我不知道.但即使沒有,我也不認為孩子有錯,他是以人對人的立場處理此事,並不把自己看成父母的所有物或附屬品.我不相信長輩就可以為所欲為,而晚輩就應該處處委屈.中國在西藏或台灣這種事情上,理字上站不住腳,卻一定會說別人傷害了他們的民族感情.國民黨也常訴諸情緒字眼,就是不講道理.我認為這種心理出發點很相似.我們覺得中國可笑,希望在家就別做這種事.

如果人永遠接受在家庭這樣一個基本社會單位中,長輩就可以不講理,死不認錯或無理取鬧一番就不必負責,不用尊重小輩,那他們是不是也會或多或少接受國家這個大單位裡,握有權力的官就可以為所欲為,用謊言,找余文就可以不要負責?

張貼在 Uncategorized | 發表留言

有趣的親子對話:荀子,蚊子?

一對母子在討論如何用天然的東西保持水管暢通,消除異味。

兒子見議用醋,媽媽說:醋會招蚊子喔。

兒子問:真的嗎?

媽媽:是啊。荀子就有講。

兒子:ㄜ… …啊?我跟荀子不熟… (OS:這也能扯到荀子?!)

媽媽:荀子某某篇裡… (以下空白,因為兒子完全連不上線)

媽媽解釋完,兒子說:那先倒小蘇打再加醋好了。

媽媽:喔?這哪裡看來的?

兒子:我… 這個… 酸鹼中和,小學自然科學。網路上找也有。

張貼在 Uncategorized | 發表留言

讓孩子長大

念書時住在一個英國太太家. 善良的老太太很照顧我這遠離家鄉的孩子. 離開後他還常常請我回他家, 後來到他家住的年輕人跟我也變成朋友.

老太太讓我最珍惜感念的是他把年輕人真心的當朋友, 對我們沒什麼保留, 沒有太多成見, 相對的也讓我們很自然的會跟他談心. 他常提到與兒孫相處的時光, 那是他人生最大的幸福與滿足. 當然, 他也會提到他與成年兒女意見不同之處. 他說: “不管我同不同意, 終究必須讓他們自己決定, 他們都已成人, 我必須尊重.孩子們即使知道我跟他們的做法看法不同, 還是會與我分享他們生命中的大小事. 有些人的兒孫即使常回來團聚, 卻不太與長輩分享心事與生活. 這點我非常幸運, 能一直做他們的生命中的一部分."

我問他會不會因為孩子做的選擇而擔心.  他說: “當然會. 但我必須把他們當成獨立的大人看, 必須信任他們的判斷. 我大半生都花在照顧家庭上. 對我而言, 親手照顧他們, 插手他們的決定, 避免改變是最容易的. 但出於對他們的尊重, 我必須忍下自己對孩子過度保護的衝動, 時時提醒自己. 這對我來說並不容易. 我也想到自己有一天會離開這個世界, 不可能照顧他們一輩子, 所以寧可在有生之年看到他們能自己做決定, 能照顧自己, 能照顧下一代. 他們若想聽我的想法, 我很樂意分享, 但我不會干涉他們的處事或教養下一代的方式. 若需要我幫忙帶孫子, 我量力而為. 我愛孩子的心到時間的盡頭都不會變, 所以我要求自己跟孩子一起長大, 依孩子不同階段的需要改變做法. 不能為了怕自己不再被需要, 就索性讓孩子永遠長不大."

有些傳統父母認為一直把孩子當孩子照顧, 處處不放手才是愛; 覺得西方父母是太看得開, 是親子情份很淡, 不會為孩子付出. 房東太太的這些話也許正可回應這樣的迷思吧.

張貼在 Uncategorized | 標記 , , | 發表留言

對謝長廷先生提中間路線的雜想 (I)

自從謝長廷先生提出民進黨可否往中間移動, 讓台聯佔據深綠, 不要重蹈民進黨與台聯廝殺的觀點, 惹怒不少支持者. 我想到2001年謝先生做黨主席不就曾帶民進黨往中間移動, 與台聯合作, 讓台聯佔住深綠? 當時綠營版圖最大化, 因為國會席次達到史上最多. 有人說, 當時民進黨執政, 社會氣氛不同. 這是沒錯的. 重點是, 當初有執政優勢, 為何手法粗糙, 沒有勇氣守住中間? 為何要回頭跟台聯搶深綠, 甚至同意這種夾殺小黨的選制?

最近看一本算是對英國新工黨評論我覺得最平衡的一本書 – Whatever it takes. 英國算自然右傾的社會. 工黨97年能執政, 一口氣13年, 大家熟知的是Tony Blair的魅力, 與新中間路線. 若沒有模糊掉左右, 往中間移, 不可能執政, 還得到那麼多席次. 但這’中間’是靠誰設計操盤的? 其實是內心真的中間偏左的影子財相Gordon Brown. Blair本身沒有什麼中心思想, 學識內涵不能跟Brown相比, 有資訊不充足就草率做決定的傾向. 但他做人比Brown好, 對眾人體貼有禮.

當時為了不引起大眾對工黨的不信任, Brown相當堅忍, 為了黨能取得執政改革的機會, 個人願意付出高昂的代價. 從黨內最有希望接班的耀眼政治明星, 變的人緣很差. 當94年原黨魁John Smith猝逝, 他只能眼睜睜看著Blair當黨魁. Brown當時的期望是, 先取得執政, 有很大的民意支持時, 就方便進行改革, 把英國帶向更平衡的社會. 2003年時本來機會來了, Brown很慎重的準備改革國家醫療系統, 經過專家仔細計算研究, 擬定預算與計劃. 但毀掉這次機會的卻是Blair. 因為Blair與Brown關係裂痕嚴重, Blair想借機告訴Brown到底誰才是首相. 也因為Blair執意進軍伊拉克, 人民很反感, 所以他想回頭爭取原先支持他的群眾, 不敢放手改革.

我不排斥民進黨討論往中間移動, 看要怎麼個移法. 因為他以前似乎就曾嘗試過, 且成效不錯, 只是當時沒有明說. 要移開傳統支持者是困難的, 需要勇氣, 沒膽識的不會輕易嘗試, 因為新的支持者是相對不穩定的一群, 傳統支持者又有一堆會聽到風聲(甚至謠言)就開槍. 沒有定見與遠見的政治人物最後出事了, 惹麻煩了, 往往就會回頭擁抱自己熟悉的族群.

這幾天看不少人用惡毒字眼罵謝先生, 什麼都出籠了. 暫且不論是否了解或同意他主張. 講其他事之前先退幾步, 用膝蓋想一下: 如果靜靜的吃之前存下來的政治老本 (高雄奇蹟國際肯定, 綠營無人超越), 支持者也夠多了. 四平八穩, 不得罪人的話誰不會說? 尤其是從政幾十年的人. 他有賢妻, 兒孫, 好友, 田園. 若非想替台灣找出路, 安穩享福就好, 何必這時候出來討罵?

後記: 有人說, 這種為台灣好的邏輯套用國民黨某些促統高層也行. 這有個前提: 謝先生與中國沒有利益關係, 利害牽扯. 提這種主張, 看綠營的反應, 更是萬箭穿心, 我是很難認為他是為了好處而提出這樣的觀點.

張貼在 Uncategorized | 標記 , , | 發表留言

閉著眼睛支持CECA

 

曾經寫過愛爾蘭為何對里斯本條約說一文. 其中提到, 愛爾蘭多數人反對里斯本公投的重要原因之一, 是因為沒有多少人真的了解里斯本條約, 全長287頁的條約百姓無法人人細看, 愛爾蘭政府也沒有好好解說, 只是一直強調這個條約對愛爾蘭會好, 真的好在哪裡卻說不清楚, 對反對陣營的質疑跟立論缺乏具體反駁, 只是一直說人家的指控是不正確的. 所以許多愛爾蘭的選民認為, 既然不完全了解這個條約, 就不能盲目支持, 怕閉著眼睛做選擇會把自己的主權跟利益出賣掉.

 

現在馬政府強推CECA, 台灣有許多人並不了解CECA內容, 但卻很願意盲目的信任一個不斷說謊的人, 去支持自己不了解的CECA. 有多少是閉著眼睛就支持? 再回想將近一年前, 馬先生不也就是這樣被選出來的? 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09/new/feb/25/today-o3.htm

 

為什麼愛爾蘭人建立了愛爾蘭共和國, 而台灣人的命運是茫茫渺渺? 答案是不是就在這種關鍵時刻的抉擇? 愛爾蘭進行公投前, 支持里斯本條約的是政府與財團, 包括媒體. 率領Yes陣營的是他們支持度很高的首相 Brian Cowen, 而且歐盟對愛爾蘭一向友善, 資助愛爾蘭, 愛爾蘭人對歐洲的印象是很好的. 公投前, 愛爾蘭媒體高層配合政府的去捧里斯本條約, 歐盟的領袖級人物也公開發表對愛爾蘭人民威嚇利誘的談話. 但愛爾蘭人對歐盟高層的恫嚇表現的是無所畏懼的排斥, 更加堅定自己的立場, 並且在不清楚自己什麼權利會被犧牲之前, 先把這個條約拒於門外再說. 可是不少台灣人卻是盲目的信任一個不斷行騙的政府, 盲目相信一個用一千五百顆飛彈對準我們的國家會有善意, 願意隨便的放行一個可能涉及主權的文件. 想到這裡, 覺得擔心也很傷心.

 

十九世紀時, 愛爾蘭的作物生產被英格蘭控制. 生產的大小麥都必須運給英格蘭, 自己只吃馬鈴薯. 後來馬鈴薯產生作物病變, 根本不能吃, 就算想吃壞的馬鈴薯, 那股發霉腐臭的味道也根本難以下嚥英格蘭堅決不把愛爾蘭的大小麥分給愛爾蘭人, 愛爾蘭的大小麥他們不但照收, 也不願意開糧倉接濟愛爾蘭. 因此造成了人為的大飢荒, 愛爾蘭死了上百萬人. 有些愛爾蘭人逃到英格蘭求生, 包括英格蘭的利物浦港口. 這些人在愛爾蘭早就餓到發昏了, 逃到英格蘭後, 英格蘭人照樣剝削他們, 有體力的可能做廉價勞工, 過著被英格蘭人歧視的生活. 沒體力或者找不到工作的就餓死, 很多愛爾蘭人餓死在英格蘭. 利物浦大學幾個系的系館附近, 當年就是收埋這些愛爾蘭無名屍的千人塚 (N=2,600). 那個城市到現在似乎都還隱約飄散著受害者的嗔恨與不滿. 過去每天上班經過那裡, 心裡都為愛爾蘭人感到難過, 想到大國對小國的殘忍, 背脊都會發涼.

 

明天的台灣會不會變成過去的愛爾蘭? 看圖博跟東突的遭遇就知道, 中國絕不會比當年的英格蘭慈善. 台灣人難道真的要經歷愛爾蘭人或圖博人的命運, 才懂得要珍惜自己的所有, 保衛自己的權利?

張貼在 外國社會, 政治 | 標記 , , , | 1 則迴響

歐巴馬政府對中台的立場與台灣外交部的回應

 

今天英國的Telegraph有篇文章談到歐巴馬的外交政策, 討論美中關係. 翻譯其中幾段比較重要的內容:

 

歐巴馬的外交政策宣示裡, 對中國表態很簡短: 加強確保中國遵守國際規範, 被認為是隱含對中國的批評.

 

歐巴馬也說, 中國好不容易走進世界舞台, 再度隔絕中國對美國並無好處. 但同時, 希拉蕊柯林頓認命了親台的Kurt Campbell主掌國務院的東亞事務. 這項任命被某些人視為美國對台灣的重視與支援. 台灣的外交部表示, 目前還看不出歐巴馬政府對台的真正立場, 並表示他們注意到了中國的國防部已經要求歐巴馬政府取消布希政府所通過的對台軍售合約.

 

另一件雪上加霜的事: 新的華府訪客中心(Capitol Building)有價值十萬美元的紀念品被沒收. 這是因為國會議員Robert Brady反對華府的禮品店販售中國製品. 他說: 華府的禮品店裡販賣中國製的自由女神像, 是對不起(傷害)那數百萬正面臨失業, 無法負擔家計的美國勞工.

  

原文:Barack Obama signals stronger stance on China

 

http://www.telegraph.co.uk/news/worldnews/northamerica/usa/barackobama/4323044/Barack-Obama-signals-stronger-stance-on-China.html

張貼在 國際媒體看台灣, 政治 | 標記 , , | 1 則迴響